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山中人 | 22nd Apr 2015 | 武林掌故 | (216 Reads)
大儒顏習齋、李恕谷的武功
 
  顏習齋(1635—1704),河北博野人,名元,號習齋,雖為大儒,卻武功高超,因倡導習武而在武林頗有影響。李恕谷(1659—1733)是顏習齋的徒弟,於康熙庚午中舉,隨即歸隱練武,獨創兩趟劍術,對習武者影響很大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元,號習齋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在武術的發展過程中,文人曾起過非常重要的作用,儘管在長達兩千餘年的傳統社會中,重文輕武的社會現象扼殺了多少武術人才,斷送了多少武術精華,但僅就殘留下來的關於武術發展歷程的文字資料,沒有一篇不是文人撰寫的。如果沒有黃宗羲、黃百家父子關於「內家拳」的記載,人們可能很難了解「內家拳」的真相。「太極拳」呢,由於有武禹襄、李亦畬這樣的文人的練習、研究與推廣,才使「太極拳」的理論和影響達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戳腳翻子門武術表演

  在「戳腳翻子門」,不能不提的是明末清初的大儒顏習齋和李恕谷二人,由於他們提倡的理論與實踐相結合觀點產生的巨大影響,終使河北蠡縣成為「戳腳翻子門」的故鄉。

(一)文武兼修的大儒顏習齋

  顏習齋,名顏元,字易直,又字渾然,號習齋。河北博野北鋼村人(北鋼村曾一度劃歸蠡縣)。生於1635年,故於1704年。顏習齋幼時讀的是明代王守仁陽明學派的書,又篤信「程朱」理學,及長,對原來所學採取了批判態度,終於自成一家,創立了主張「實學」的學派。其學主於「忍嗜欲,苦筋力,以勤家而養親,而以其餘習六藝講世務,以備天下之用」。晚年他主持河北肥鄉漳南書院,建立規制,設立文事、武備、經史、藝能諸科。他把書院正廳設為「習講堂」;東面第一齋名為「文事」,講授禮、樂、書、術、天文、地理;西面第一齋名為「武備」,講授黃帝、太公、孫吳兵法及攻守營陣、水陸戰法、射御技擊等科目;東面第二齋名為「經史」,講授十三經、誥制、章奏、詩文;西面第二齋名為「藝能」,講授水學、火學、工學、象學。顏習齋主實踐不主虛文,強調「習行」、「習動」,反對讀死書。他曾說:「讀書愈多,愈惑,審事機愈無識,辦經濟愈無力。」他提出「一身動則一身強,一家動則一家強,一國動則一國強,天下動則天下強」的號召,鼓勵世人「動起來」。



    他講學問最重效率。董仲舒說:「正其誼不謀其利,明其道不計其功。」他翻這個案,說要「正其誼以謀其利,明其道而計其功」。 

  他的學生李恕谷,名塨,字剛主,號恕谷。生於1659年,故於1733年。是河北蠡縣齊莊人。與顏習齋居住的北鋼村相距不遠。據說北鋼村和齊莊相距不過十來里地,僅隔一條河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李塨,字剛主,號恕谷。

  李恕谷是顏習齋的忠實門徒,發揮了顏氏學說,世稱他二人的學派為「顏李學派」。他曾於康熙庚午(1690)年中舉,後入都任通州學正,一時顯達多過從論學。數月後掛官歸隱。晚年他修繕了顏習齋的學舍,在其中講學,從學弟子甚多。他曾說:「紙上之閱歷多,則世事之閱歷少;筆墨之精神多,則經濟之精神少。」對宋儒理論的批判一如乃師。

  這師徒二人又怎麼會和武術掛了鉤呢?客觀講,「燕趙之地多慷慨悲歌之士」,本來民風淳樸彪悍,好勇尚武。河間、蠡縣、饒陽、博野、深州、雄縣、霸州、定興等地就出過許多武術家。當地民風的影響,是不能忽略的。

  顏習齋的父親顏昶,臂力過人,尤善摔跤。曾隨軍去遼東,死於關外。當時顏家貧窮,顏習齋千方百計籌畫盤纏,到遼東尋找父親的骨骸歸葬,時人稱讚他為孝子。

 
在父親顏昶的薰陶下,顏習齋8歲向吳洞雲學習武術,精於騎射劍戟,而且堅持演練拳械等法,「手著做式,嘗終夜不輟」,從小就是文武兼修。他明確指出:「養功莫善於動」,「常動則筋骨竦,氣脈舒」,並大聲疾呼「文武缺一豈道乎!」

  在一般人看來,文人習武不過是做做樣子而已,不會有真功夫。顏習齋則不然,他不僅堅持習練,而且功夫高超。康熙三十年(1691),顏習齋到開封附近的商水去訪李木天。李木天,字子清,是清初學者,也是武術家,同時具有「俠名」。二人談學問又談武藝,李木天主張拳法是武藝之本,並為顏習齋演練諸派拳法。隨後二人折竹為刀,對舞起來,不數合,顏習齋擊中李木天的手腕。李木天驚呼「技至此乎!」李木天是深通技擊術的,驚歎而折服。遂命兩個兒子(李珖、李順)拜顏習齋為師。時人誇讚顏習齋精通拳術,尤深於刀法,除單刀外還精通騎刀和雙刀。

    
正由於顏習齋的功夫高超,所以與他交遊的人除了鴻儒高士還有許多武藝高超的技擊家,其中最著名的是魏秀升、冉懷璞、彭子諒。

  魏秀升字帝臣,也是博野人,與顏習齋是同鄉。是當時一位極有名的技擊家。他身手矯健,力能格虎。冉懷璞是個拳師,精通雙刀,有人認為顏習齋的雙刀技法得之於冉懷璞。彭子諒字中博,也是博野(蠡縣)人,彭子諒不僅善雙刀,還精通單刀。《李恕谷年譜》有記載稱,康熙二十一年(1682年),顏習齋的弟子李恕谷家設宴,魏、冉、彭三人應邀赴席。席間三人與顏、李師徒切磋技擊武藝。筵至深夜,復在月下戲舞。魏秀升顯露輕功,平地一躍,遂蹬東室之巔,賓朋驚歎不已。冉懷璞則舞起雙刀,如「飛蛟繞蜺,聲色極壯」。彭子諒則練完雙刀又練單刀,其「赫面黃鬢,昂昂英武,旭武吐豪,張目如炬,睹者讚譽不已」。李恕谷也善雙刀法,為顏習齋、冉懷璞傳授。李恕谷還精通單刀及槍術,傳為五公山人王餘佑所傳。

  王餘佑,字介祺,河北新城人,是明末清初的學者、武術家。他少有才氣,讀孫吳兵法,習諸般武藝,志在維護明朝統治。李自成攻陷北京後,他曾在家鄉組織武裝自衛,曾攻下雄縣、新城、容城等縣。清軍入關,他與族人又起兵抗清,乃至父兄多人遇害。於是隱居五公山,自號「五公山人」,以講學著書終老鄉裏。他既有《廿一史兵略》、《通鑒獨觀》等史學著作,也有《拳術》、《十三刀法》等武學著作。顏習齋、李恕谷佩服他的氣節學問,侍之如父。顏李學派文武並重的主張,受王餘佑學術觀點的影響很深。

王餘佑的生平,請參閱以下網誌:

http://lsw1230795.mysinablog.com/index.php?op=ViewArticle&articleId=7824226


(二)獨創兩趟劍術的李恕谷

  前邊提到,李恕谷曾於康熙庚午中舉,數月後就辭官歸隱,這又是怎麼回事呢?

  吳斌樓曾講過這樣一段故事,說李恕谷中舉之後,回家到北鋼村給老師顏習齋叩頭。老先生正吃午飯,視李恕谷如無物,照舊低頭吃飯,一言不發。李恕谷不敢起來。老師娘見之不忍,問老先生,弟子回來給你叩頭,你為什麼不搭理?老先生這才說:我嫌他沒出息。這才命李恕谷起來,遂教訓道:朝廷不請你去做官我還不知道,你為什麼背著老師去參加鄉試?你是自願出名嗎!清朝初立,塵土渾起,應當處事安穩,靜觀天下。李恕谷聽師訓後,回家閉門不出。朝廷派官員來請,他用槐樹花煮水洗澡,遍體發黃,言說得了黃病。從此歸隱鄉間。李恕谷侍師如父,言聽計從。因為顏習齋夫婦無子女,有地百畝,每年所收的糧食除了自食之外,餘糧全分給貧苦之人。一生僅一個得意弟子,就是李恕谷。

  吳斌樓緣何知道李恕谷的故事呢?原來他們是蠡縣齊莊的同鄉。(齊莊原是個自然村,有一年滹沱河、瀦龍河決堤,把齊莊攔腰截斷,大水過處,房屋樹木皆無,形成寬約100米的無人帶,自此形成東齊莊西齊莊。當時大姓是魏、李、吳。李姓多在東齊莊,魏、吳多在西齊莊。李恕谷去世後葬在西曹佐村。該墓位於村北一里多地,墓前有碑,碑額刻有「高山仰止」四字。碑身刻有「皇清大儒李恕谷先生墓,咸豐十年歲次庚申仲夏,知縣秦聚奎敬立」等字。

  在齊莊流傳吳李不分家的說法。傳說早年間李家的寡婦嫁給了吳家,她給李吳兩家都留下了兒子,因此吳李兩姓均有這位老婦人的血脈。齊莊出了個李恕谷這麼個大學問家,自然是全村人的驕傲,何況吳李兩姓的人呢!

  依照吳斌樓的說法,李恕谷初歸隱時,雇長工一人,駕著一輛老牛破車,遍游各處深山美景,到處講學,教授弟子無數,有時到京城住上一段,教個小館,六部官員多有前來求教者。

  據記載,李恕谷曾南游江浙,與山陰毛奇齡論樂律。毛奇齡(1623—1713)曾做過康熙年間翰林院檢討,纂修明史,後因病乞歸。他博覽群書,工詩詞古文,善雄辯,而且通音律。晚年性樂《易》,好獎掖後進,與李恕谷為忘年交。

  李恕谷對武術的貢獻很大。吳斌樓說他多次到深山古洞探訪隱士,只帶「避寒青鋒」一柄。他對劍的鑽研極深,曾創兩趟劍術,一趟為青剛劍,一趟為七星劍(又叫七星點斗劍)。這兩趟劍都是「戳腳翻子門」傳習的劍法。李恕谷還創作了關於「手足修養術」和「劍的修養術」兩篇著作,為習武者提供了理論指導。



  李恕谷僅留下一副畫像,像中李恕谷面帶怒容。傳說這位畫家為了畫出李恕谷的「神」,跟了他三年,始終把握不住「神」的真諦。李恕谷一怒,質問道:您跟了我三年之久,難道說我就沒有「本像」嗎?在這一怒之時,畫家言道這就是本像。於是提筆作畫:李恕谷腰間懸掛青鋒寶劍,坐在山石之上,滿臉怒容。此後,這幅畫像在齊莊李家,每逢陰曆年除夕晚上懸掛,至燈節十六日晚上收起。

    


  齊莊有李姓、吳姓,還有魏姓等。魏姓的魏昌義、魏贊魁是「戳腳門」大師,吳家則有吳振堂、吳斌樓等武術大家。而與顏、李過從甚密的魏秀升、冉懷璞、彭子諒也都是當地人。現在,「戳腳門」傳有許多拳經、拳譜。從文字上看,絕非出自文盲之手。當然,並沒有證據證明出自顏、李之手。但齊莊武人均粗通文化、重視文化,卻是不爭的事實,吳斌樓便是一例。當地武人均認為顏習齋和李恕谷對當地習武者的影響是非常大的。傳說是他們傳下了「青剛劍」、「七星劍」、「金背砍山刀」、「梅花雙刀」,至今仍為很多人練習。
 

    本人曾跟隨楊式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  

         北京氣功師學習,練功三十多年。
 

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現教授氣功及太極拳

       (1)  健身氣功---八段錦、

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鶴翔樁、易筋經、  
  

   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     丹田呼吸法及運轉法、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
大小周天功(內丹功)等

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     
 

      (2)    楊式太極拳及用法、  

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太極鬆功、太極樁功、 

          太極推手、太極拳內功心法等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有緣者請電  9556 2149 梁先生洽


         電郵: lsw123456@gmail.com 
 
引用(0) | 話題(武術)